体坛+记者伊拉报道

费德勒备战澳网
  北京时间1月10日消息,2019年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公布了男单正赛签表,世界第一德约科维奇独处上半区,而费德勒、纳达尔和穆雷则被同分在了下半区,中国选手李喆被分在四分之一区,首轮对手是德国人科尔施雷伯。
  四分之一区:德约出线不易
  本区对位的大种子是德约科维奇和锦织圭,日本名将刚刚在布里斯班夺冠,可谓状态正佳。而德约想要和锦织圭会师,除了第一轮面对资格赛选手外,接下来三轮都会遭遇严峻挑战。第二轮对手将在特松加和克里赞之间产生,第三轮可能遭遇沙波瓦洛夫,第四轮的对手将在戈芬和梅德韦杰夫之间产生,后者刚刚在布里斯班打入决赛,状态不容小觑,具备很强的黑马潜质。
  而相比之下,锦织圭的晋级之路则较为轻松。第二轮的对手可能会是39岁的第一巨人卡洛维奇,第三轮的对手则可能是德国人科尔施雷伯,后者正是中国选手李喆大满贯处女战的首轮对手。若能进入第四轮,锦织圭第四轮的对手有可能是弗格尼尼。所以看起来,锦织圭完全有望以逸待劳,在八强中向德约全力发起挑战。
  四分之二区:兹维列夫迎来良机
  4号种子兹维列夫迎来大满贯突破良机,他被分在了实力最弱的四分之二区,本区他对位的另一位大种子,是前八中硬地实力最弱的蒂姆,而其他主要对手则包括丘里奇、郑泫和拉奥尼奇等,看起来这一次想不进入四强都难。
  兹维列夫首轮对手是斯洛文尼亚的贝德内,第二轮可能对阵法国人查迪,第三轮的对手会是另一位法国人西蒙,看来晋级第四轮没有悬念。而第四轮的对手倒是颇具悬念,因为这一区中云集了多位有实力但状态都一般的选手。
  这一区中,首轮就会上演瓦林卡对阵古尔比斯,克耶高斯对阵拉奥尼奇这样的对决,而郑泫作为上届四强也被分在了此区,但无论是谁,恐怕对阵兹维列夫都有些难。而四分之一决赛,兹维列夫的对手将在蒂姆、丘里奇和普伊之间产生,无论对谁,德国人都占据一定优势。
  四分之三区:费德勒小遇挑战
  费德勒这一区对位的另一个大种子,就是上届亚军西里奇,不过克罗地亚人在去年拿到戴维斯杯后,一直没有出现在赛场上,目前状态成疑。费德勒首轮对手是伊斯托明,第二轮将对阵两位资格赛选手的胜者,而第三轮对手可能会是法国名将孟菲尔斯,进入16强应该不成问题。
  而费德勒第四轮的对手,将在西西帕斯和巴希拉什维利之间产生,费德勒刚刚在霍普曼杯完胜西西帕斯,若再度相遇心理占据一定优势。相比之下,费德勒八强的对手可能更难对付一些,将在西里奇、卡恰诺夫和阿古特之间产生。
  除了西里奇外,另外两人也大有来头,卡恰诺夫是去年巴黎大师赛冠军,这次也被列为10号种子,而阿古特刚刚在多哈夺冠,期间还击败了德约,可谓状态正佳,就算首轮抽到了穆雷,但恐怕状态平平的英国人也很难给他制造太多麻烦。当然整体来看,费德勒的签表还是四平八稳,进入四强应当不成为题。
  四分之四区:纳达尔八强迎苦战
  纳达尔在八强前遇到的挑战十分有限,前两轮有望轻松过关,第三轮将遭遇本土新星德米纳尔,算是今年第一个有份量的对手。至于第四轮,他的对手将在上届四强埃德蒙德以及阿根廷人施瓦茨曼之间产生,不过埃德蒙德首轮就抽到了伯蒂奇,后者刚刚复出就在多哈打入决赛,埃德蒙德想要过关并不容易。
  虽然今年还没有打正式比赛,不过面对上面这几个对手,纳达尔依然占据一定优势。但在四分之一决赛,纳达尔可能会遭遇强烈狙击,对手将会在安德森和伊斯内尔这两门巨炮之间产生。尤其是安德森,在经过去年的历练后,本赛季依旧保持了强势的状态,刚刚在印度普纳站夺冠,他会在硬地上给纳达尔带来巨大挑战。
  另外本区首轮还有一场焦点战,那就是复出的前世界前十蒂普萨勒维奇,他将要挑战迪米特洛夫,迪米若能通过前三轮考验,第四轮将要对阵伊斯内尔,保加利亚人能否触底反弹,这将是具有指标意义的关键一战。
  

上半区种子频频被淘汰

随着韩国新星郑泫直落三盘将6届澳网冠军德约科维奇淘汰出局,本届澳网男单3/4区彻底交由非种子选手镇守。本区也成为了唯一一个没有种子选手入围八强的四分之一区。同时,这也意味着本区将诞生一位大满贯四强新人。

今年男单决赛必有新面孔

永利皇宫网站 1

随着男单3号种子迪米特洛夫与赛会头号种子、去年的亚军纳达尔昨天先后告别赛场,今年澳网男单必将诞生这样一个结果:无论是赛会6号种子西里奇也好,还是非种子选手埃德蒙德也罢,他们必将有一人成为今年澳网男单决赛的新面孔。

在即将到来的四分之一决赛中,两位“种子粉碎机”桑德格伦和郑泫将隔网相对。桑德格伦连克瓦林卡和蒂姆两位单反名将,背负着“美国独苗”的身份继续前进。郑泫则用扎实的底线技术接连战胜风格相近的偶像德约科维奇和同生代小兹维列夫,成为首位打入大满贯八强的韩国选手。两者相遇,巡回赛正赛经验更丰富的郑泫或许比专攻挑战赛的桑德格伦在大场面之下更具优势。此外,在年初的奥克兰站中,郑泫曾以三盘击败桑德格伦。交手记录的优势加之更丰富的大赛经验,让郑泫极有希望在本届澳网更进一步,抢在克耶高斯和小兹维列夫之前率先成为在大满贯实现突破的新生力量。

迪米特洛夫止步

早在抽签仪式结束后,汇聚了费德勒、德约科维奇、小兹维列夫等人的男单下半区本被视作“死亡半区”,但随着3/4区种子选手接连掉队,坐镇4/4区的费德勒晋级决赛之路可谓是一马平川。八强战中瑞士天王将面对19号种子伯蒂奇,尽管费德勒对阵伯蒂奇在交手记录上以19胜6负遥遥领先,并享有最近4个赛季8战全胜的巨大心理优势,但不可忽视的是,伯蒂奇自新赛季以来手感火热,并且在此前两轮均以3比0的比分战胜德尔波特罗和弗格尼尼。而费德勒前四轮虽一盘不失顺利晋级,但四场比赛的对手在实力层面而言还是很难对他造成威胁。这场对阵伯蒂奇的四分之一决赛才是检验费德勒状态的真正试金石,如能轻松通过伯蒂奇这一关,卫冕冠军重返决赛乃至再度捧杯都值得期待。

与纳达尔同分在签表的一个半区,对于迪米特洛夫而言可谓非常不巧。因为在今年来到墨尔本公园前,他最好的两次澳网表现都终结于纳达尔之手。一次是2014年的澳网,当时他杀入了八强。另一次是去年,那是他除2014年温网外,职业生涯另一次杀入大满贯赛半决赛。

相比于冷门迭爆的下半区,上半区的走向则显得波澜不惊。头号种子纳达尔和对位的6号种子西里奇如期会师四分之一决赛,3号种子迪米特洛夫对阵英国小将埃德蒙德。上半区的半决赛极有可能再现去年纳达尔和迪米的对阵,但低调前行的西里奇和势头正好的埃德蒙德也有带来意外惊喜的实力。不过,无论上半区最终是谁突出重围,他都必须要做好面对费德勒的准备。毕竟就目前下半区的形势来看,最有希望进入决赛的人依旧是那张熟悉的瑞士面孔。

在一场充满悬念和预期的比赛高挂于前的时候,迪米特洛夫四分之一决赛的对手是来自英国约克郡贝弗利的23岁球员埃德蒙德,似乎就被大多数人选择性忽略了。的确,作为去年ATP年终总决赛的冠军,作为过往两次交锋保持全胜,特别是前不久在布里斯班刚刚拿下埃德蒙德的迪米特洛夫,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输掉昨天罗德·拉沃尔的这场男单四分之一决赛,毕竟他的英国对手之前大满贯的最好战绩就是2016年美网的16强。在墨尔本,埃德蒙德之前只打过男单第二轮。

但正是这种成就、身份上的差距,造成了迪米特洛夫对昨天比赛结果的过高预期,而事实上他也承认,除了上一轮打败东道主球员克耶高斯的比赛,他这次澳网的整体发挥并不理想。“我想我在精神上有些疲惫。今天只是我没能做好的一天。”他说,“我必须承认,我对自己非常挑剔,当我无法达成我的目标和计划时,我就会很沮丧。”

从赛后技术统计来看,埃德蒙德无疑是这场男单四分之一决赛更咄咄逼人的一方:13记ACE,力压保加利亚人的一发数据,总计46个,超出对手14个的制胜分。当然,在提振球场侵略性的同时,英国人的非受迫性失误也比对手多了12个。但这并没有影响他最终以6比4、3比6、6比3和6比4拿下比赛的结果。

“感觉棒极了。我现在非常高兴。”在经历了2小时49分钟的球场搏杀后,埃德蒙德说,“他之前打了几场艰苦的比赛,比如对阵克耶高斯。我在第二盘中有一些失误,有一些球打得很不好,但是到第三盘,我破掉了他的发球局,终于拿下了那一盘。第四盘最后一局,我抑制住了我的紧张,最后拿下了比赛。”

纳达尔受伤退赛

男单上半区的另一场四分之一决赛,由2014年美网冠军、去年温网亚军西里奇对阵赛会头号种子纳达尔。与迪米特洛夫一样,西里奇对纳达尔有着糟糕的交锋记录——1胜5负。仅有的一次胜利已经是久远的2009年。不过这场比赛的前三盘,虽然西里奇从盘分上看没有占到便宜,3比6、6比3和6比7,但在打到第三盘时,他已经渐渐找到了比赛的感觉。“第三盘时,我已经感到自己有许多机会,只是我还不能把握它们。比如30平,再比如一些破发点的出现。遗憾的是,拉法就如同我们一贯认识的他一样,总是能想办法拿到这些分数。”西里奇说,“那一盘最终打到了抢七,很遗憾我在小分3比2领先并握有发球的情况下最终输了。但那之后我鼓励自己,要忘记这一盘,然后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提升自己的主动性,加大比赛的强度,那之后我打得非常好,直到比赛结束。”

也许正是因为西里奇提升了自己的压迫和强度,球网对面的纳达尔开始在第四盘出现问题。在局分1比4的时候,他为自己的右腿叫了医疗暂停。随后他以2比6输掉这一盘,并在决胜盘0比2的情况下退出比赛。“直到看到他走向球网向裁判员伸出手,我才意识到他要退出了。”西里奇赛后说。

事实上,纳达尔也并不清楚自己的具体伤情,他表示既不是膝盖,也不是髋关节,应该是大腿上部的某块肌肉出了问题,但这需要通过核磁共振检查来确认。“这对我而言是一个艰难的时刻。虽然这并不是第一次。”纳达尔说,“我是一个积极的人。但今天我确实丢掉了一次进入大满贯赛半决赛的机会。我不想说我是沮丧的,但我确实很难接受。”

费德勒前景光明

接下来,澳网男单上半区的半决赛将上演西里奇对阵埃德蒙德的戏码。波黑人曾在去年的上海大师杯上2比0击败对手。不过2010年,也就是上一次西里奇在澳网杀入半决赛时,他就是被一位英国人所终结。当时穆雷在先丢一盘的情况下连扳3盘三盘挺进决赛。当然,如果西里奇能够半决赛取胜,将迎来个人的第三次大满贯赛男单决赛。2014年他在法拉盛击败锦织圭夺得大满贯,去年在温布尔登他输给了费德勒,见证瑞士人举起赛季第二个大满贯,这次呢?

昨天女单下半区的两场四分之一决赛也有出人意料之处。赛会4号种子斯维托丽娜以4比6、0比6不敌比利时非种子选手梅尔滕斯,再次错过职业生涯的首次大满贯四强。而后者则成为继海宁和克里斯特尔斯后,第三位晋级澳网四强的比利时女球员,而这仅仅是她的第二次澳网之旅,第一次正赛经历。另一场四分之一决赛,赛会2号种子沃兹尼亚奇6比0、6比7和6比2击败西班牙选手纳瓦罗。

今天,费德勒将在罗德·拉沃尔球场晚场的首场对阵赛会19号种子伯蒂奇。在小德、纳达尔均离开签表后,费德勒蝉联澳网男单冠军的前景似乎一片大好。的确,只要是对阵目前仍“活在”签表中的种子选手,费德勒都有绝对优势:对伯蒂奇他拥有19胜6负的战绩,并且最近8次交锋全部取胜。如果在决赛中碰到西里奇,过往是8胜1负。但与三位非种子——郑泫、桑德格伦和埃德蒙德,费德勒都将是看似容易的遭遇战。而伯蒂奇是一路以3比0走到现在,费德勒是他本届澳网遇到的最高排位的选手,加之本届澳网前面的比赛一再告诉我们,容易的比赛反而不好打,不论是交锋往绩占优的,还是世界排名遥遥领先的。本报记者
李远飞

相关文章